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信息

对夜晚充满感情

2019年03月11日14:36 来源:思南读书会 作者:思南读书会 点击:

从左至右为王苏辛、张楚、王继军、程德培

3月2日下午,作家张楚携新书《中年妇女恋爱史》来到第287期思南读书会,与评论家程德培、《收获》编辑王继军一同探讨爱与性、县城小人物的生活以及中年人的精神状态。青年作家王苏辛担任主持。

从生猛到平和

《中年妇女恋爱史》一书收录了张楚2015年至2017年间的中短篇小说。谈及张楚的小说特点以及创作风格的变化,程德培认为,早期张楚小说“很不安分”, “逃离”是其创作的重要母题。小县城的人“逃离”城镇、家庭、情感、童年,裹挟着年轻人不安分、焦虑的向往。他说,“现在的张楚长大了,像是中年人了。”

张楚

中年人张楚在心里窥视外面的世界,但身体依然留在县城中。他谈到自己年轻时一度渴望逃离压抑的县城生活,周六坐公交去北京喝酒,喝醉了躺一天,到晚上八点坐火车回家。在县城没有人与他聊文学、理想与精神世界,“你对世界的认识被框在每一条陈旧的街道还有来来往往的熟人里”。

现场读者

到了现在,“长大了”的张楚习惯于县城里的“条条框框”后的“无所不包无所不有”,“你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好像在笼子里,你在外面飞的时候也会渴望回到笼子。”

“他的自我是从善开始的”

程德培认为,张楚书写的是命运岁月的残酷,但他始终有一颗恻隐之心。他的评论《要对夜晚充满激情》中提到,“黑夜”是张楚经常谈到的事情。程德培谈到,小说家要关注这种无法避免的、但常忽略的问题,“那些从寂静深处流溢出喧嚣的杂语和嘈杂之声”。他写《人人都有一口漂亮的牙齿》,卑微的小人物抽烟喝酒是永恒场景;写《中年妇女恋爱史》,从茉莉的情感故事到时代的风云变幻再到外星的科技文明,虚实相间。张楚带着同情怜悯之心写下那些卑微的人物、无情的岁月,让人心生温暖。

程德培

王继军表示,张楚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善”的气质,“他的自我是从善开始的”。这种“善”使张楚的写作与其他北方作家不同,从早期作品《曲别针》《分房》开始,他一直关注个人,“把人作为非常独立的个人来处理”。

王继军

“那么彻底、认真、充满同感地关心着每一个人的痛苦、性、追求,这才是真正的宏大叙事”。此外,注重个人使张楚的语言具有灵性,“善”的气质使他在学习西方文学的过程中,可以摆脱八股写作,写出自己心目中的生活。

恋爱也是无望的生活

王苏辛谈到,《中年妇女恋爱史》收录的小说都与恋爱密切相关,张楚所写的爱情不仅发生在年轻人中,也发生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对此,张楚回应:“我写《中年妇女恋爱史》并非写少女如何成为中年妇女的,而是无望的生活,恋爱是对无望的衬托。”

王苏辛

在他看来,《直到宇宙尽头》中的性描写不是为了写性而写性,小说写的是一个女人的愤怒和独特的复仇方式。《水仙》描写了少女与河神的恋爱,这是张楚对要强的母亲少女时代的虚构。《听他说》则是从另一角度对《水仙》进行解读。对于感性的张楚而言,恋爱作为母题,是一颗自然发芽的种子,“书的大部分跟恋爱有关,但是我写的时候没有意识要写不同年龄段的女性爱情故事。”

读者提问

王继军认为,张楚的写作情怀在于对性的态度和出发点不是男权至上或集体道德,而是爱。在他的小说中,一个人具体的痛苦和幸福至关重要,作者是作品中的所有人物,融入了整个作品。他的悲悯中没有居高临下,而是平等对待每个人物。

嘉宾为读者签名

思南读书会NO.287

现场:王若虚

撰稿:韩天雪

改稿:陈  思

摄影:迟  惠

编辑:江心语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