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会员辞典

吴春荣:美得让人心颤——读竹林新作《魂之歌》

2015年03月25日15:42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关联作家:竹林 点击:


小说写了这么一个故事——


科学家刘仁祥为了逃避政治迫害,逃到了我国西南边境外的山青族领地,装扮成巫师,取得了酋长的信任;他假借天神之意,让一名逃亡该地的知青刘强在深谷中取上来一块石头。这块能在清晨太阳的第一道光线射入时发出奇异绿光的石头,被认为是一块从外星飞来的能开启地球轴心的魔石。从此,围绕这块魔石,世界大国的特工、由于各种原因而来的中国知青,以及一些当地人物之间展开了复杂的争斗。故事的大背景由“文革”一直延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故事透示出作家对人性、人的灵魂及社会现实的深层次思考。


作品中充溢着的美,让我心颤。


在作家笔下,白云舒卷,落日熔金;泉水纵横,杂花山前;烟岚湿草木,翠光泻竹楼;林莽深如海,群鸟掠秋空……大自然中的日月星云、山川江湖、花鸟虫鱼,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旭日东升,看飞溅的水花与阳光嬉戏,迸射出万千花蕊般绚丽多彩的光芒,与坡上林间的丛丛野花交相辉映。这份美丽犹如天上人间。”像这样诗化了的描写,作品中可以说比比皆是。


整齐是一种美,参差也是一种美,曲折更是一种美,所谓“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建筑是如此,文学创作尤为如此。《魂之歌》的结构美,首先表现在情节的曲折回环、跌宕起伏。在阅读中,我常常掩卷,猜想着情节走向的几种可能,可总是出乎意料。很多描述,初看显得突兀,可读下去,很快就释然,就觉得自然、顺理。结构之美,其次表现在细针密缕,前有伏笔,后有照应。我几次曾以挑剔的眼光想寻找其中的瑕疵或作家的疏忽。几十万字的作品中,就我所读,就是个别名家的获奖之作,这种瑕疵或疏忽也在所难免,可这次我徒劳了。小说的情节,就如一位手艺高超的老裁缝制衣,让你不得不佩服他严丝合缝的针脚。


文学是人学。不论对这一传统的文学理论持有怎样的看法,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就是文学作品总得写人(或直接或间接)。竹林认为,文学的本质是重塑人性,弘扬爱心,陶冶人的心灵和情操; 文学作品与艺术作品一样,总得给人以美感。竹林作品中许多人物,心地之善良,品格之高尚,让人心动。表现人性美、人情美,是竹林创作的一个传统。2008年,她有一套“人间大爱”系列出版。她认为,净土在人间,挚爱在人间,天堂在人间。她的一些作品还透示出一种禅学情怀。在《魂之歌》中,她塑造了一往情深最后为刘强挡箭身亡的嘎达公主、出身将门却十分单纯的皎皎、美丽可爱的玉哨、有着仙风道骨的老祜巴、面临死亡还牢记着祖国的有良知的美籍华人科学家王教授,还有作品中的主角———有思想有追求、虽历经磨难仍不屈不挠准备重新开始的刘强,这些人物,都可歌可泣。而那些麻风村里的麻风病人,尽管模样让人感到恐怖,但也个个心地善良。一个叫“长脚婶婶”的,从未提及过自己的儿子,“儿子藏在她心中,好比一颗梦的种子,她活着,用全部生命的热情和希望在耕耘,在浇灌,在等待这颗种子的萌发和成长”,而一到关键时刻,她挺身而出,认了儿子,救了玉哨。当然,这些人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对人性的拷问甚至灵魂的涅槃,但他们身上所闪现的人性与人情的光辉,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至于刀二羊(刘仁祥)、陈团长、艾蛟等人物,由于种种原因,做过蠢事、错事,甚至有过罪恶,但始终坚守一道底线:绝不能让那块有可能使人类从原子时代进入光子时代的魔石流出中国。


着重写人性与人的灵魂,又带有魔幻科幻色彩的这部《魂之歌》 是竹林继 《生活的路》、《呜咽的澜沧江》之后第三部反映知青生活的长篇小说。竹林用整整八年时间创作的这部五十多万字的新作,让我们又一次获得了一种美的享受。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